金陵城下建安骨

【全职双杰/宫斗paro】后宫·双杰传 02

依然是各种雷,这章有回忆微草国和蓝雨国的恩怨,有不合理的地方欢迎指出。

第二章   选秀

众秀女排成一列,个个站的笔直,李公公一甩手中的拂尘,高声喊道:“走!”

张新杰排在队伍中间,面色肃然,迈着精准的步伐前行,不像去参加选秀的,倒颇有种“风萧萧兮易水寒”的悲壮感。

穿过茯神门,前行数里,众人便来到了沉香宫门外。随行小太监先进去请示,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李公公便引着众人进入沉香宫。

王杰希坐在上首的位置,与之同坐的是本国太后,左边席位坐的是朝中官员以及叶修,右边席位则是以皇后方士谦为首的众妃嫔。

进入正殿,众人跪拜于地:“参见皇上,太后。”
王杰希微微颔首:“平身。”

闻言,众人再行一礼,纷纷直立起身,皆目视前方。

张新杰甫一抬头,便与王杰希的目光撞个正着。张新杰简直不敢相信,当年自己救下的是如今的微草皇帝,他那独特的大小眼和自身出众的气质容貌就是最好的凭证。王杰希这边的心情也与张新杰一样,救命恩人秒变后宫妃嫔,这个进展是不是太快了一点?他对张新杰颇有好感,自认属于无关风月的感情,如今这场面也着实令人尴尬。

然而选秀仪式的进行不容他们多想,李公公从红木托盘中取出花名册,开始诵读各位秀女的身份。

“烟雨国苏州织造之女,楚云秀,年十八。”

“微草国临安王之女,唐柔,年十六。”

“蓝雨国丞相之子,喻文州,年十八。”

“霸图国太师之子,张新杰,年十八。”

“雷霆国护国大将军之子,肖时钦,年十八。”

“轮回国破虏将军之子,孙翔,年十四。”

“呼啸国车骑将军之子,方锐,年十七。”

“轮回国太傅之子,江波涛,年十六。”

“虚空国太尉之子,李轩,年十八。”

“虚空国司徒之子,吴羽策,年十七。”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介绍完众秀女,就轮到皇帝来挑选了。王杰希从上首位下来,踱步至众人面前。王杰希先仔细打量少有的妹子,两位姑娘都身着淡色轻衫,眉如远黛,目若秋水,好个清丽绝伦的佳人。王杰希先把目标锁定在唐柔身上:“多日不见,临安王可好?”

唐柔礼貌地应道:“父亲一切都好,劳皇上费心了。”

王杰希点点头,李公公见状宣布:“留牌子,赐香囊。”

唐柔眼神也不见什么变化,只是行了一礼表示感谢,“谢皇上。”

王杰希再看向楚云秀,倒是没有问话,只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的衣着,觉得满意便点头,自有人上来递上香囊。

姑娘们看完了,就轮到这些男秀女了。排第一的是蓝雨国的喻文州。说起这蓝雨国,和微草国之间的关系可不一般。


在王杰希还是太子的时候,微草国东南方某地曾发生过一次瘟疫,疫情非常严重,朝廷当即拨款赈灾,谁料中途遭劫,经过一番混战,被一伙蒙面杀手劫走灾银。一人在殿后时不慎被抓住,当即咬破口中毒药自尽。据仵作检验,这种毒药起源于蓝雨国,多用于各种暗杀活动。灾区知府如是上报朝廷,朝中派人检查这名杀手,发现他用的剑鞘上刻了一个小小的“蓝”字,剑身的花纹则是蓝雨国的国花,身上还藏有蓝雨国宫中的令牌。无论如何,蓝雨国脱不了嫌疑,微草国皇帝决定派使臣前往蓝雨国讨要说法,并重新派高手私下运送赈灾银两前往灾区。

微草国使臣在大殿向蓝雨国皇帝禀明缘由,蓝雨国皇帝有些不满,但细想万一真是本国臣民所为,微草国的做法也无可厚非。于是客气地回道:“苏使臣所说朕已知晓,劳烦将你们所捕之人交给我国,朕会派人彻查此人底细,给两国一个交代。”

苏使臣欣然同意,蓝雨国皇帝便将人安置在驿馆。

微草国那边王杰希也得知了此事,他有预感此事不是那么简单,于是去找自己父皇劝解。

“父皇,儿臣觉得此事尚有不少疑点,儿臣以为灾区知府吞灾银的可能要大于蓝雨国,灾区离我国国都甚远,真发生什么事儿我们不一定能第一时间知道。”

微草国皇帝听了王杰希的话觉得有理,下令彻查当地知府。

三天后,两国的搜查都有了结果。蓝雨国登陆在册的人员并没有那名杀手,微草国也查出所谓的杀手是当地知府想私吞灾银而找人假扮的。至于为何嫁祸蓝雨国,则是为了他宠爱的一名姬妾。那名姬妾原是蓝雨国后宫中的一名宫女,她服侍的妃子每日对她非打即骂,百般羞辱,最后还将她逐出宫外,她回到家乡总被乡邻嘲笑,于是愤然离开了蓝雨国,也因此对自己的国家产生了恨意。

事情查清楚了,微草国皇帝下令将知府一家满门抄斩,并让苏使臣向蓝雨国表达歉意。蓝雨国莫名被卷进来,自是要个说法。正巧不久前两国共同发现一处矿产,本来是五五分,现在蓝雨国皇帝希望微草国能多分一成出来,这对微草国来说也不是太大的难事,不分显得自己小气,分了还是觉得亏了,但考虑到国家利益,还是答应了这个要求。不过因为这件事,两国之间始终有一层隔阂,关系也大不如前。

在王杰希登位之后,微草国与蓝雨国关系才有所好转。


喻文州身穿一件淡蓝色的锦衣,腰间挂一块上好的羊脂玉佩,眉目含笑,对上王杰希探寻的眼神丝毫不为所动,王杰希单手托着下巴,将喻文州上上下下看了个遍,才点一点头:“蓝雨国有如此出色的人,还肯送到我微草国来,果然比之前大方不少。”表面上在夸蓝雨国,其实是说当年的蓝雨国小气罢了。

喻文州依然保持着得体的笑容,接过香囊后还调笑了一句:“谢皇上。皇上客气了,我们蓝雨国自知不如微草国大方。”喻文州以牙还牙,拿当年微草国分地的事回击。

王杰希笑了笑,没再理会喻文州的回击。

看完喻文州,下一个人就是张新杰了。张新杰身着一件月牙白的锦袍,身姿秀挺,气度不凡,生了一张清秀雅致的好相貌,令人心生好感。王杰希看着如此打扮的张新杰,当年那张稚嫩的脸庞与现在的张新杰渐渐重合,不自觉脱口而出:“朕记得你……颇通医术。”

方皇后听了心里挺高兴,难得有秀女懂医术,自己有伴了。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,花名册上只说了张新杰是霸图国太师之子,王杰希是怎么知道他懂医术的?难道……方士谦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王杰希。

其他人也心里有疑问,不过只是小声交谈,也没放在心上。叶修看着众人百思不解的模样,心里暗爽,王杰希当然知道张新杰懂医了,这可是他的救命恩人。王杰希啊王杰希,选秀选到救命恩人你也是独一份了。

张新杰也很意外王杰希就这么说出来了,他轻轻眨了眨眼,“皇上,我祖父是霸图国太医,他曾来过微草国。怎么您见过他老人家?他是提过我么?”

王杰希知道这是张新杰编的,他也打算顺着台阶下,“是的,朕一次出巡时曾偶遇过你祖父,他在朕面前说有一位能干的好孙儿。”

张新杰松了口气,用眼神示意王杰希快点做决定,王杰希自然读懂了张新杰的意思,他点点头表示通过,李公公便高声宣布:“留牌子,赐香囊。”

王杰希顺手拿了香囊递给张新杰,张新杰微楞,旋即反应过来行了一礼:“多谢皇上。”

下一个,是雷霆国的肖时钦。此人一袭青衫,生得温和儒雅,是众秀女中看着最好相处的人。王杰希没什么不满意的,点点头以示通过。

轮到轮回国的孙翔时,王杰希尚未开口,孙翔便抢先说道:“皇上,你们微草国的妃子还可以习武吧?”

一旁的肖时钦见状,扯了扯孙翔的衣袍下摆,“孙翔!”

孙翔没觉得自己说错什么,一脸无辜,“哎小……”话还没说完看见肖时钦拼命摇头,又硬生生改口,“肖时钦你拉我做什么,我只是问问而已,我来之前就想知道了,是那些官员和我说可以自己问皇上的。”

当时的官员听了孙翔这话恨不得把头低到桌子底下去,心想自己只是随便说说你怎么就当真了,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出来,这风头一出日后还得了。

王杰希倒不在意孙翔这话问的突兀,“既然你问了,那朕就告诉你,可以。怎么,如果朕说不可以,你这秀女就不当了?”

孙翔得到答复心里满足,这回倒是学乖了,“当然不会了。”

王杰希也不意外孙翔的回答,点头示意人送上香囊。

接下来是呼啸国的方锐,王杰希见方锐面色不好,身形也有些消瘦,想是来了微草国后水土不服,王杰希思虑再三,还是摇了摇头,李公公见状宣布,“撂牌子,赐花。”

方锐没想到自己被撂了牌子,表情还有点懵,不过心里倒是开心的。

王杰希撂了一次牌子,余下许多人也不想再细看,觉得选的人数差不多了。于是随手点了三个人赐香囊,其他的都赐花。被他点上的三个人正是江波涛,李轩和吴羽策。

选秀结束,众秀女都被带下去分配住处,其他人也各自散去。

王杰希刚换下繁琐的龙袍,叶修便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身边,王杰希深知好友要说什么,无奈地开口,“行了叶修,有话就说吧。”

叶修开口,话还是很真诚的,“老王啊,我呢先恭喜你找到了救命恩人,你们的约定也可以实现了。”

王杰希看人一眼,“朕知道你的话是真心的,不过朕也知道你还有想问的话。”

叶修摇头轻笑,“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事儿。我也没别的想问的,只是好奇你今日会选谁侍寝。”

王杰希眉头微皱,说出了一个连叶修都没想到的名字,“孙翔。”

——TBC

【全职双杰/宫斗paro】后宫·双杰传 01

脑洞产物,雷,OOC,除主cp外cp混乱,乱炖可能性极大,洁癖者慎入。

第一章  初入宫廷

微草国位于帝都,是目前荣耀大陆上最繁荣的国家。皇帝名为王杰希,端的是一派君子气度,对道门颇有研究。见过他本人的都表示,与其说是一国之君,倒不如说他是个道士。

今天,是微草国选秀的日子。


“王大眼,我来了!”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此人便是荣耀历史上最令人头疼的人,叶修。他最传奇的地方在于仅凭一张嘴就能行遍天下,佩多国相印,出使哪个国家全看心情。而他的武力更是深不可测,连以勇猛好战著称的霸图国皇帝韩文清都曾败在他手下,其实力可见一斑。

至于他口中所称呼的“王大眼”,是因为王杰希此人天生异相,左眼比常人的稍大一点。宫人们对这个称呼已经见怪不怪了,当然,他们是没胆子这么叫的。

“叶修,你怎么来了?怎么没人给我通报?”王杰希从重重公文中抬头,看见叶修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进了自己的宫殿,很是好奇此人突然出现的目的。

“当然没人通报了,我这次来找你是私事儿,不是公事儿,费那个力气做什么?”叶修很是无所谓,转眼间已经来到了王杰希案前。

一说私事,王杰希就知晓了叶修的目的,感情是看笑话来的。王杰希瞥人一眼,眉头轻皱,微微叹了口气。

“哎我说王大眼,你这什么反应啊,太后待你多好,专门为你从各国挑选美人,你可有福了!”叶修实属看热闹不闲事大,他知道王杰希因为从小研究道门,早早看破红尘,每年的选秀都是一推再推,今年实在没理由推了,也只能接受。他非常好奇王杰希会挑谁当妃子,为此专门跑这一趟微草国。

王杰希沉默不语。

“这就没意思了啊,难不成你真以为自己是个道士,一甩拂尘就是一副世外高人王大仙儿的模样吗?”

王杰希犹豫半晌,“自然不是,我自知当了皇帝免不了有三宫六院,也并没有真的抗拒这些。只是我曾与人有个约定,怕是无法实现了。”

“老王你还有这等风流事没告诉我,这不够意思啊。现在你告诉我呢,我可以考虑不介意你之前没说。”叶修没想到王杰希如此深藏不露,内心早就掀起惊涛骇浪,面上依然不显露,只是摸摸下巴作一副好听众的模样,俨然要听王杰希的风流韵事了。

王杰希也不介意叶修的调侃,他自己一个人守着约定许久,也想与好友倾诉一二。

“那时,我还是微草国的太子——”


残阳如血,秋风瑟瑟,王杰希因被人从背后偷袭身上带伤,无法使用一身诡谲奇妙的轻功,只能凭借自己的脚力逃跑。彼时王杰希还不是日后英明神武的微草国皇帝,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。

“糟了!”行至芦苇丛旁,王杰希体力不支,加上之前的伤势,终于力竭倒下。王杰希心中警铃大作,心知后有追兵,不该倒在此时。然而这不是他能控制的事,意识渐渐消失。在他合上眼眸的那一刻,他仿佛见到眼前有一白衣少年,如同黑暗中唯一的光明,照亮了他的心,王杰希莫名觉得安定,唇角也带上一丝笑容。

郑祎带着手下兵卒一路追来,他奉主人密令刺杀王杰希,在他身边潜伏许久,趁这次王杰希出宫的时机,先让手下兵卒假意侵犯妙龄少女引王杰希出手相助,再趁人安慰少女毫无防备之时从背后偷袭,手段是卑劣了点,但不这样做很难成功得手。毕竟王杰希小小年纪轻功便独步天下,即使他们多人围杀也能突出重围。没想到这次精心布局还是让人给逃了,郑祎心中很是愤恨。

郑祎抬眼一望,但见芦苇丛中有一人影,喝道:“何人在此,还不快出来!”

那人手上挂着一筐竹篮,手中提着一水壶,从容不迫地从丛中出来,“这位将军,是在唤我吗?在下只是附近一个采药人,口渴了来这打点水喝。”

郑祎心中一惊,面前是一个白衣少年,面色稚嫩,生得玉雪可爱,但周身气度完全不像同龄孩童,这样的人他也曾识得一个,就是王杰希。

“是叫你,你可曾见到有一个与你年龄相仿的负伤少年,他是朝廷要犯,见到了可不许撒谎。”郑祎简直是睁眼说瞎话,把堂堂微草国太子说成犯人,就是想吓唬这少年。

少年听了也不害怕,微微一笑,指着芦苇丛对人说,“将军为何不搜一下那片芦苇丛,我想此处最好藏人。”

郑祎也正有此意,命令手下兵卒过去搜索。一番探查,无果。

少年仍立在原地等待,见他们没有搜出什么,便打算告辞。

“且慢!”郑祎仍不死心,刚刚只搜了芦苇丛,并没有搜过这条河,他对手下使了个眼色,兵卒们便纷纷围住这少年。

少年面色镇定依旧,朗声道:“将军这是何意?你们这么多人,还怕我一个不成?”说完少年笑了一声,也不知在笑谁,“我知。既然如此,为了摆脱嫌疑,让我去搜吧。”

郑祎点头同意,少年便穿过人群往河流走去。他随手捡了根树枝,在水中拨弄几下,一股恶臭扑鼻而来,熏得一旁的兵卒连连后退,郑祎也用手遮住了鼻子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郑祎迟迟抓不到王杰希,早已没了耐心。

“还不明显吗?应该是有人死在了河里,也许是从上游漂下来的。”少年离得最近,只是皱了皱眉头,并没有受到恶臭的侵扰。

士卒们都看向郑祎,等他下决定,郑祎看了一眼少年,下令继续向前追。

等他们的脚步声渐渐远去,少年抽出河面上的苇管,把王杰希从河中拖出来,探了下他的鼻息,见人没事,叹了口气,“没事就好,先背回去再说吧!”

王杰希醒来之后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打量了一下四周环境,应该是客栈里的客房,想是被人救了。他正在思索该如何道谢,房门便被人推开了。

“你醒了,感觉如何?”少年推门而入,看见王杰希醒了很是高兴。

王杰希见救命恩人是个少年也不惊讶,“还好,谢谢你救了我。不知怎么称呼你?”

少年手中还拿着药碗,走到人面前递给他药碗,“不用谢,举手之劳罢了。我叫张新杰,你呢?”

王杰希接过药碗道了声谢,“我叫王杰希。”

张新杰点点头,“王杰希。对了,近日你不要出这家客栈,在此休息就好。我今天出去买药的时候发现追杀你的人还在城里。”

王杰希表情肃然,“我知道了,多谢提醒,”他犹豫一下,还是叫了张新杰的名字,“新杰,这样不会连累你吗?”

张新杰微微一笑,“不用担心,他们不知道是我救的你。况且,”张新杰望向客房四周,“我并不是一个人。”

王杰希心下了然,客栈四周定是有人暗中保护张新杰。

“新杰,那你又是怎么救的我?”王杰希喝完了药,也很是好奇这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是如何把自己救出来的。

“我当时刚好在附近采药,顺便打点水喝,听见你倒地的声音时发觉追兵就在不远处。我便打算让你藏身于河中,以苇管呼吸,又担心追兵心细如发,所以,”说到此处,张新杰看了一眼王杰希的衣服。

王杰希顺着他的眼光看去,发现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人换过了,他诡异的直觉告诉自己,张新杰接下来说的不是什么好事。

张新杰停顿良久,想是回忆起了当时的场景,嘴角还带着一抹笑容。“我用了一种特殊的草药,把它涂抹在你身上,会散发出人的尸体腐烂后的恶臭味,他们以为河里有人死了,也不再与我纠缠了。”

王杰希听完张新杰的叙述,对他的好感度更加上升,在当时的情况下,一般孩童不被吓哭已算好的,他却能做到冷静思考与人周旋,真是个难得的人才。


“没想到你当年还有这样的经历。”叶修听完感慨道。

“那你所说的约定是指什么?”

“我和新杰相处了几天后,宫里的人便寻来了,我和他约好成年后相见,信物是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”王杰希回忆往昔,想到当时的场景还有些怀念。

“《本草纲目》?老王你不是吧,信物不应该用贴身玉佩之类的吗,嗯?”叶修是真惊讶于王杰希送的礼物。叶修知道王杰希的思维天马行空异于常人,但还是没想到送礼方面也这么独树一帜,果然不能随意揣测王杰希这个人的想法。

“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的。新杰的言行举止不像是在意身外之物的人,玉佩这种东西对他用处不大。他是爱好医学的人,《本草纲目》就对他很有用处,送礼的标准难道不是实用吗?”王杰希不认同叶修的观点,表示自己送的信物很好。

叶修也不在意,对人摆摆手,“哈哈,行吧,你送的开心就好。我就不打扰你批公文了,不过你别忙过头了,一会儿选秀的时候我再来找你。走了啊!”

王杰希点头算是答应了,继续低头批公文。


“就是这了,你们先在这等皇上的传召吧。”李公公引着各地挑来的秀女到辛夷宫,暂时让他们在这里等待。说完便知趣退下了。

荣耀大陆盛行男风,各国皇帝宫中美人男女皆有,秀女这个称呼男女都可以用。

张新杰随便找张椅子坐下,并不打算与其他秀女搭话。他入宫并非自愿,是微草国负责选秀的官员找到他家,他无奈之下才答应的。如果可以,他希望自己还能在霸图国太医院和自己祖父一起研究医学。想到这里,他突然想起了王杰希,他送自己的《本草纲目》自己一直随身携带,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,那个约定,恐怕是无法达成了。

“新杰,是你吗?”听到有人叫自己,张新杰循声望去,发现原来是自己的发小李轩。

李轩走到张新杰身旁,身后还跟着吴羽策,二人在张新杰身旁坐下,张新杰还没开口,就看见李轩一拳锤在桌子上,有些咬牙切齿,“这个微草皇帝也忒不是人,也太会挑秀女了吧,我和阿策被选了,现在连新杰你都……”

吴羽策苦涩一笑没说话,张新杰被李轩的话也逗笑了,“李轩,我听说挑选秀女是太后吩咐朝中官员操办的,微草皇可一点都没管。”

李轩听了这话瞪大眼睛,不甘心自己被发小笑话,又抱怨起张新杰来,“我不管,新杰你这还没当妃子呢,就为他说好话,以后我还怎么办啊!”

张新杰看李轩又哭又闹的,这才知道他根本就没有伤心,相反,是以此来安慰自己和吴羽策,张新杰心中感激,也不用说出来,自己知道就好。

吴羽策也被逗笑了,他拍了拍李轩的肩膀,“好了好了,李轩你收着点儿,也不怕新杰笑话你。”

“新杰都已经笑话我了,你不笑话我就成。”李轩嘟囔道。

张新杰还在反应这话暗藏的意思,就被门外太监的高声叫喊打断了,“吉时已到,排好队跟着走!”

还在交流感情的秀女们纷纷停止了交谈,轩新策三人也起身整理好仪容,跟着众人向外走去。

深宫无情,等待着他们的,将会是怎样的宿命?自此,众人的命运也走向了不一样的道路。

——TBC